浅论魏晋新自然观与玄言诗及田园山水诗

作为魏晋玄学孕育出来的一种独特的文学现象,玄言诗在风行百年之后,随山水田园诗的崛起而逐渐衰退,在这个变化过程中,新自然哲学美学思想扮演了非常重的角色。新兴的山水田园诗尤以陶渊明诗歌为例,更好的诠释了新自然哲学美学思想。
关键词新自然美学思想玄言诗山水田园诗
作者简介蒋君兰,(1982-),女,四川成都人,哲学硕士,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教师,主关注美学、文学,文化等研究领域。
[中图分类号]I206[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2-2139(2011)-20-0045-02
玄言诗,一种哲学的文学表达,一开始就受到了文学批评家的密切关注,后在山水田园诗的崛起中逐渐衰退,在这个过程中,新自然哲学美学思想扮演了非常重的角色。
一、关于新自然哲学美学观
本文所说的新自然,是引用陈寅恪先生在研究陶渊明思想之文时的一种提法【1】。比较而言,新自然观扬弃了汉代自然观中的神学成分,是在玄学大背景下的一个理性的、更高层次的回归。它既内在又超越,肯定人的感情欲望,对人生的短暂充满思索和忧虑,又提倡以虚静恬然无为的自然来超越感官欲望,追求形而上的超越品格。在这种思想下,主体的情感、人格地位得到了空前提高,认识到主客体的同一性,追求人自身的觉醒,也就是陈寅恪先生所说的“唯求融合精神于运化之中,即与大自然为一体”,主客二元对立的消融,情感与对象的运化同一,使人对自然有了更为清醒的认识,从而亲近自然,赞美自然,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也是宗白华先生“魏晋人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之真谛。
在魏晋新自然哲学观中,“理”的成分逐渐增大,认为“合理”即是“自然”,以“合理”取“自然”之意而代之。新自然观中的“自然”一词涵义繁杂,它既可表达与礼法相对的率性本真的自然状态,如嵇康“越名教而任自然”,王弼“名教本于自然”,郭象“名教”就是自然等;也有自然界、自然山水之意,如陶渊明“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归园田居》);阮籍“人生天地之中,体自然之形”(《达庄论》);甚至蕴含着自由、本性如此的意味。
简而言之,在经历了汉魏之际的时局变幻、思想解放、品藻清谈,吸收佛教中空、无等教义之后【2】,新元素的加入,令魏晋新自然观显得更为成熟丰满。
魏晋艺术追求一种具有魅力和影响力的人格美——魏晋风流,其特点是颖悟、旷达、真率。换言之,创作者追求艺术化的人生,或者用自己的言行、诗文、艺术创作使自己的人生艺术化;对艺术的追求必须是自然的,如清水出芙蓉,是个人本性的自然流露。新自然美学强调率性自然,突出个体的自由性。艺术创作在这样的美学思潮影响下,呈现出张扬个性、体察玄理、注重意境的繁荣局面。
二、以玄理入诗
关于玄言诗,可从三方面来看首先是诗,不管玄言诗如何以玄学思想来体悟玄理、述说玄理,它总还应该是诗;其次是述说玄学理论、体悟玄学理论;三是有玄学思想方法的运用。典型的、完全的玄言诗是以玄学思想方法来体悟玄理的诗。【3】玄理通过对人物做玄学性品鉴、形容玄学境界、谈玄论道等表现途径来走近诗歌。西晋诗人们在诗歌中对人物风姿神情做玄学性的品鉴。除“萧萧肃肃,爽朗清举”等之外,更有辅以专门性的玄学用语来称赏之,比如“奕奕冯生…迈心玄旷,矫志崇邈。遵彼承华,其容灼灼”【4】。描绘形容外貌时辅以玄学话语,或以玄学品格来称赏,这些表现方式使得玄理成功进入诗歌。
诗歌是语言的活动,玄谈作为一种语言活动,其本身也是很具有吸引力和魅力的。玄谈之所以引人入胜,除了思辨色彩和启人思虑的智慧之外,在相当程度上有赖于玄谈家语言的精彩、独特。当清谈名士手执麈尾、侃侃而谈的时候,不但展示了他们的哲学智慧,也淋漓尽致地展示了他们超凡的风姿神采。这种通过言语举止显现出来的精神风貌,便是魏晋人孜孜以求的理想精神境界玄胜。
玄言诗中也有对于自然美的描写,但这时的景物描写存在着玄理色彩过重的倾向。诗人用带着哲理的眼光去发掘和表现自然美,展示主体从自然美的玩赏中所达到的哲思境界,展示智性的思考。
以兰亭玄言诗会为例,“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这段序言再次证明了玄言诗是谈玄理活动的结果,由于俯观仰察玄淡之理,其作为诗歌本身的文学作用淡化了,而说理的哲学用意则凸显出来。
兰亭诗中也有在述说玄理时表现景物和人物的。
如孙绰“春咏登台,亦有临流。怀彼伐木,宿此良俦。修竹荫沼,旋濑萦丘。穿池激湍,连滥觞舟。流风拂枉渚,停云荫九皋。莺语吟脩竹,游鳞戏澜涛。携笔落云藻,微言剖纤毫。时珍岂不甘,忘味在闻韶”。
王徽之《兰亭诗二首》“散怀山水,萧然忘羁。秀薄粲颖,疏松笼崖。游羽扇霄,鳞跃清池。归目寄欢,心冥二奇”。【5】
孙绰之作是《兰亭诗》系列写得最好的,他把自然景物、悠闲情怀与人物活动及体悟玄理结合在一起,笔墨轻盈自然。由于兰亭诗作以体悟玄理为宗旨,对于具体性的景物关注就显得淡化了许多。在这些诗中,玄言诗人表达心灵愉悦,首先是因为在大自然中领略到玄理,王羲之《兰亭集序》中可以做一实证“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二是因为在大自然中游览这件事本身让人愉悦神畅,而这恰恰是山水诗兴起的心理条件。
玄理需实现与文学审美、诗歌意境的真正圆融运化才能走得更远、更久。玄理在最初仅仅是进入了诗歌的躯壳,即在诗的躯壳中放入玄理而已,并没有诗之所以成为诗的最重的东西。作为文学创作的诗歌毕竟不是玄谈,在审美求上,它需更有意象,更有意味,更有意境。玄学作为一种思辨性的哲学是不宜直接转化为文学的。玄言诗兴盛于东晋,一方面是魏晋玄学及清谈之风的结果,另一方面也与复杂的社会环境和士人心态有关。一味单纯的在诗的躯壳中灌注哲学上的玄理,是不适应文学发展的自身规律的。因此,将自然山水和玄言玄理更好地融合,让其浑然一体,寓意深远,是山水田园诗的一大任务。事实上,从谢灵运到陶渊明的诗歌,已经完满地完成了这一过程。
三、田园山水诗更好的诠释了新自然哲学美学思想
从审美的角度而言,欣赏田园山水诗,会得到更多的美感享受。钟嵘在《诗品》中每以滋味论诗,他说“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心动,是诗之至也”。滋味,固可求诸言内,更须求诸言外。陶渊明《饮酒》其五说“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6】言有尽而意无穷,这个道理对诗人和读者都很重。中国诗歌的艺术精髓说到底就在于此。
新自然思想的整个基调趋向平和,既无旧自然说中的形骸物质之滞累,也不与周孔入世之名教说相抵触。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意境诉求,与“新自然”的自然而然、不加修饰不刻意求之的状态,是相通的,陶渊明的诗歌正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崇尚自然是陶渊明对人生更深刻的哲学思考。他成功地将“自然”提升为一种美的至境,把玄言诗所表达的玄理,化为日常生活中的哲理,使诗歌与日常生活相结合。不仅仅是亲近自然界,而是追求一种状态,非人为的、本来如此的、自然而然的。
陶渊明希望返归和保持自己本来的、未经世俗异化的、天真的性情。所谓“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归去来兮辞序》),说明自己的之行天然,受不了绳墨的约束;所谓“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归园田居》其一),表达了返回自然得到自由的喜悦。其田园诗通过描写田园景物的恬美、田园生活的简朴,表现自己悠然自得的心境。或春游、或登高、或酌酒、或读书;或与朋友谈心,或与家人团聚,或盥濯于檐下,或采菊于东篱,以及在南风下张开翅膀的新苗、日渐茁壮的桑麻,无不化为美妙的诗歌。

事实上,陈寅恪先生在《陶渊明之思想与清谈之关系》一文中对此有深刻的论述。他称陶渊明“其关于道家自然之说别有进一步之创解”,“盖其己身之创解乃一种新自然说,与嵇、阮之旧自然说殊异,惟其仍是自然,故消极不与新朝合作,虽篇篇有酒,而无沉湎任诞之行及服食求长生之志”。陈寅恪先生又详细剖析《形影神》诗以说明其新自然说,并认为陶渊明“新自然说之旨在委运任化”。的确,从《归园田居》其一可知,守拙与适俗,怨天与尘网,两相对比之下,士人归田后感到无比愉悦;南野、草屋、榆柳、桃李、远村、近烟、鸡鸣、狗吠,眼之所见耳之所闻无不惬意,这一切经过陶渊明点化也都诗意盎然了;“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一远一近,“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以动写静,简直达到了化境。客观上讲,陶渊明的诗歌创作也有玄言诗风的影子,不少诗中夹有玄言诗句。但陶诗作理语往往能不落窠臼,甚至化腐朽为神奇。如他的《形影神三首》便被黄文焕赞为“腐理恒谈,顿成幽奥”,再如《饮酒》之二批驳了佛教善恶有报的观点,认为固穷的气节才是最可贵的。
总的说来,陶渊明将魏晋新自然观的精义运用于文学中,体现了一种自然随性的态度,一种皈依真实的精神,一种意味无尽的美学追求。
结语
在新自然美学思潮下,玄言诗体现的是充满玄心洞见的理趣,而山水田园诗歌体现的是鲜丽清新的情致,一种外界自然景物与诗人内心世界圆融合一的境界。田园山水诗摆脱了玄言诗一味说理的表达方式,将玄理融合到自然山水的感悟中,既诉诸言内,又寄诸言外,充分运用语言的启发性和暗示性,以唤起读者的联想,进而去体味那字句之外隽永深长的情思和意趣,以达到言有尽而意无穷的效果,这既是审美层次上的上升,也是来源于直接生活体验和感受的升华。这种写实品格也就规范了中国山水诗的基本品质。
注释
1.“新自然”是陈寅恪先生在六十多年前论述陶渊明时作出的著名论断。见陈寅恪《金明馆丛稿初编》之《陶渊明之思想与清谈之关系》,三联书店2001年版,第228、229页.
2.佛教自由性理论激活了魏晋审美创造的自由精神。在佛学义理中,主客两忘,泯然无别的认知模式使得自然山水开始获得了独立的生命,成为一个独立的审美对象,广泛进入人们的审美观照世界。
3.胡大雷《玄言诗研究》中华书局2007年版,第17页、19页.
4.陆机《赠冯文罴迁斥丘令》,见逯钦立辑校《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