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澳门金沙官网注册

驻马店市市长宋璇涛来我校作形势报告–

驻马店市市长宋璇涛来我校作形势报告                               驻马店市市长宋璇涛来我校作形势报告  11月5日,中共驻马店市委副书记、市长宋璇涛来我校作题为《当前我市经济形势和社会发展》的报告。驻马店市委组织部部长李新增、市委宣传部部长王明德、副市长张德轩、驻马店师专、中原职业技术学院的党政领导、全体教职工和学生代表参加了报告会。  宋市长首先介绍了我市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存在的问题以及今后的工作思路,并对今后的工作提出几点要求。宋市长指出,今后仍然要坚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指导思想,继续实施科教兴市战略,推动我市科技教育事业全面发展,走教育——人才——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道路,为经济建设服务。加速推进科技成果产业化进程,把知识经济作为我市实现跳跃式发展的关键。要以知识技术创新为切入点,走工业化和知识化密切结合、协调发展的路子,要多方面发展高等教育。他说,目前驻马店师专与中原职业技术学院已实现了“紧密联合,资源共享,政府支持,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市委、市政府决心“举全市之力创建本科院校”,在两校联合的基础上合并申报本科院校,尽早结束我市没有本科院校的历史。  报告会上,宋市长对两校大学生提出了殷切的希望,要求同学们在今后的学习和发展中要注重培养现代意识、创新意识和率先意识,面对当前社会发展趋势,准确预测和正确把握自身发展的定位,学好本领,将来为国家的建设贡献力量。宋市长的报告不时赢得广大师生的阵阵掌声。师生们普遍认为,宋市长的报告对驻马店市经济、社会等形势评价客观,问题分析得透彻,对策切实可行,大家纷纷表示今后要保持强烈的创新意识和拼搏精神,认真学习,努力工作,为驻马店的经济建设做出贡献,把我市的高等教育推向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英语中动结构起源假说

  中动结构在近几十年来引起了学界的重视,特别是其独特的句法结构吸引了很多学者的目光。但是现有的成果很少涉及中动结构的起源,一个可能的原因是能够获得的历史语料不多。关于这个问题,唯一比较系统的成果是Niada Simargool在25年发表的学位论文。它探讨了中动结构的历史发展并认为中动结构和古英语的man结构有着很大的关联,但又否认中动结构起源于man结构。笔者拟在该文基础上,对中动结构的产生出自己的意见。 
  一、中动结构概述 
  中动结构指的是NP(非施事)+V+ADV这一类结构。例如 
  1 Bureaucrats bribe easily. 
  2 The car drives fast. 
  3 The new oven cleans in minutes. 
  还有一些中动结构没有结尾的状语,但是存在其他供新信息的手段如否定,或超语言特点如重音等,或者是和周围的语境搭配在一起体现出新信息,比如 
  4 The umbrella folds up. 
  (释义雨伞能够合起来。) 
  5 The frozen meat doesn’t cut. 
  (释义肉切不动。) 
  中动结构在句法上的特点如下施事在句法内部不出现,但存在于认知框架里,主语由动词的被动参与论元充当,而谓语动词仍采取主动语态。从语义上看,中动结构涉及的并不是真实发生的具体事件,而是虚拟事件,而且它的主旨也不是对事件的描述,而是对主语性质的陈述,因此有些学者认为中动结构具有“非事件性”。主语作为被动参与的论元具有某种性质,这种性质使得所涉及的虚拟事件具有某种结果,可以说主语对事件的发生负有责任,这在一定程度上解读了为什么谓语动词是主动语态。另外,中动结构的隐含施事具有任指性,并不具体指某个人,即无论施事是谁,对该结构所描绘虚拟事件的结果都不造成任何影响,这也是它在句法上没有体现的认知动因。 
  和隐含施事的任意性相关联的是中动结构内部蕴含的情态性。Lekakou对中动结构的情态性有着非常透彻的分析。中动结构里面隐性的施事,可以被解读成为anyone。纵观显性anyone的分布,可以发现anyone一定与一些极性成分(比如表情态的参数)共现才能保证句子合法。即使任意性施事是隐含的,仍然需此类的核准参数,需注意的是,此时参数也应该是隐性的。对于中动结构来说,用来核准其隐含任意性施事的是隐性的情态参数can,即中动结构的构式意义里是蕴含了情态性解读的,在句法上则不需情态的显性表达。Lekakou曾举例来证明这一点 
  6 These glasses clean easily. 
  (释义玻璃本身的特性使得它能够很容易被任何人擦拭干净。) 
  7 These glasses can clean easily. 
  8 These glasses can be cleaned easily. 
  例6是个典型的中动结构,从释义可以看出对该句本身是蕴含情态性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再在句法层面将情态动词显现出来,句子便是不合法的,如例7。而例8,为了表达相似的语义,被动结构里需出现情态动词can,可见被动结构本身是不蕴含情态性的,如表达情态语义,必须供相关的情态动词。 
  二、话题的语法化 
  中动结构产生于中古英语晚期。这个时期在英语的发展史上是个语言类型过渡阶段——格体系渐渐脱落,导致古英语时期的语用语序也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固定的语法语序。在语用语序框架下,结构成分的排序受到语用功能的影响,话题作为已知信息,排在句子的句首,不论充当话题的论元是否是主语,而语法语序则求固定的SVO句型,即主语排在句首。有些语用语序框架下的句子结构为了适应新的语序框架,必然发生一些改变,导致在中古英语这个过渡时期产生了一些新的结构,其中就包括中动结构。 
  那么,从语用语序到语法语序,这种演变到底是如何实现的?Milton Butler出,对于某些结构而言,所谓的语用语序到语法语序的转变,其实就是句子的话题语法化成主语的过程。笔者发现这一类结构有如下特点在整个结构里面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施事,且结构只有一个论元,出于语用需,通常位于句首充当话题,由于它不是施事,不具有主格,也不能兼任主语。新的语法框架求句首必须由主语占据,该位置不能为空,但是语用功能对句子的影响还在,已知信息还是倾向于排在前面,另外,句子也没有多出来的论元可以充当主语。在这种情形之下,话题就渐渐语法化成为主语,即话题逐步获取了主语的两个特征——主格和主谓一致性,变成话题主语合一的结构,这样既满足了语用求,又和新的语法语序并行不悖。 
  这类结构中的一个典型例子是impersonal construction。这个结构里面通常只有一个真正意义的论元,指受到某些心理状态影响的人,但是他们不是施事,所以通常后面带的格标记是与格或者宾格。在中古英语时期,它的内部成员逐步走上了两条道路,其中一部分在原结构基础上演变出了非指称性的it,比如me semeth变成了it seem to me;另一部分成员则经历了上文谈到的话题语法化的过程,本来出现在动词前面的宾格成分变成了主格,比如me nedeth变成了I need,同时也获取主谓一致性,从而变成了personal construction。
  这种演变机制符合上文到的类型学转变。SVO句型的固化意味着,单纯的靠语用功能来给论元排序是不可能的了,但是人们交际中的语用需却仍然存在,即将已知信息排在句首的倾向仍然存在。在SVO结构和语用功能对句子的双重影响下,折中的状况产生了句首话题逐渐获取主语的特征,担当起主语的角色,这样一来,导致更多的论元角色被派主格并充当主语,尽管它可能不是施事,但在句法上已然满足了主语的条件,同时又不丧失其作为话题的语用功能。 
  三、中动结构起源于man结构的可能性 
  Milton出的演化机制对中动结构起源的研究具有很大启发。它产生于中古英语晚期,而且整个结构只有一个非施事论元,位于句首充当话题。笔者认为,中动结构完全有可能是经历了话题语法化成为主语的过程,而变成了现在的中动结构。那么中动结构是在什么基础之上进行的语法化过程呢?由于古英语语料难以获得,这个问题很难回答,Niada在论文里也试图探讨这个问题,但并未给出直接的答案。他认为中动结构和古英语的作格结构位于一个连续统上面,很有可能中动结构是作格结构的延伸,它的出现是弥补古英语中man结构的消亡造成的语义空白,但是它并不是man结构演化而来的。 
  虽然笔者不认同Niada的结论,但是他对这个问题所作的一些工作还是很有建设性的。笔者将在他的研究基础上,试图证明中动结构和作格结构不太可能存在承继关系,它倒是更有可能是由man结构演化而来的。 
  (一)中动结构和作格结构 
  对于作格和中动结构的关系,Niada是这样描述的由于二者在表层结构上非常类似,不妨将二者看作是个连续统,甚至可以说中动结构是从作格开始慢慢演化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作格结构为所有话题作主语的句子示范了发展方向。 
  这个结论过于草率,从语义上看作格结构和中动结构截然不同作格结构多描述具体事件(如例9),而中动结构描述虚拟事件,而且主旨是通过虚拟事件来阐明主语的某种属性;作格结构的认知框架内不存在施事,也就谈不上是否在表层结构显现施事的问题,但是中动结构的认知框架里面是存在隐含施事的,只不过在句法层面没有体现罢了;由于施事的隐含性导致中动结构的情态性也是隐含的,句法层面不出现情态动词,但是作格结构则没有这个限制(如例1)。 
  9 The glass broke. 
  1 The glass can break. 
  另外,在中古英语后期,话题主语合一的句子的演化方向是由语序框架和语用求共同作用的结果,和作格结构毫无关系,至于作格结构也是话题主语合一的构式,这仅仅是个巧合罢了。 
  (二)中动结构和man结构 
  和中动结构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man结构是在语用语序框架之下产生的,使用非常频繁,能产性很强。它具有一些典型的语用语序结构特征,比如,位于句首的绝大多数都是话题而非主语,同时它也遵守V2原则,即谓语动词一定会占据句子的第二个位置,这也是语用语序的一个重特点。 
  古英语的man结构通常用于施事不确定或者未知的情况,man这个词相当于一个不定代词,指某些人或者任何人。该结构的语义功能很多,比如下面的例子 
  11 Sunnandaeges freols healed man georne 
  (Sunday’s feast holds one gladly) 
  (释义The feast-day of Sunday should be observed gladly.) 
  12 Wydewan&steopcild werie man&nerie 
  (Widows and orphans protect someone and save) 
  (释义Widows and orphans should be protected and save.) 
  13 A Et pam phtsange reade man peare godcundan lare bec 
  (At the matins read someone the divine teaching books) 
  (释义During matins,books of divine teaching should be read.) 
  古英语的man结构和中古英语产生的中动结构有如下相似点 
  第一,中动结构和部分man结构拥有相同的语义特征。 
  man结构的语义功能非常丰富,但是其核心是对话题的类属性进行阐述,或者阐述普遍真理,而中动结构也是用来陈述主语的某种属性的。它们都描绘了虚拟事件,具有非事件性,而且在其虚拟事件的认知框架里,都存在任意性的施事,指代任何人。在这两个结构里,施事对于所描绘的虚拟事件,都没有任何影响,真正能够造成影响的,是结构主语论元的自身特征。但是有一点需注意,man结构的任意性施事以man的形式在句法中得以体现,而中动结构的施事是隐含在认知框架里面的。 
  尽管上述man结构例子都是用被动结构来释义,但是man结构和被动结构在语义功能上具有很多区别。首先,被动结构不是用来阐述某论元的类属性的;其次,man结构是内部蕴含情态性,如例11、例13,而被动结构则需显性的情态参数来标示其情态性如例12。原结构没有显性的情态词,但是在释义时却用到了情态动词“should”。因此,和被动结构相比,还是中动结构和man结构在语义上更为相似。 
  第二,中动结构和某些man结构在句法上相似。 
  可以比较一下例12和例14,例14是在中古英语晚期发现的最早的中动结构之一 
  14,Al the worchyp of this word hit wyl wype sone away,Hit fallus and fadys forth.
  (All the worship of this word it willwaype soon away,it falls and fades forth.) 
  二者都是话题位于句首且话题是非施事论元,谓语动词采取主动态,唯一的区别是man结构有自己单独的主语man,而中动结构的主语由话题的非施事论元充当。 
  第三,中动结构产生于man结构消失的中古英语晚期。 
  中动结构产生于中古英语的晚期,而此时恰恰是man结构消失的时间。这不应被看作是巧合,其中必有原因。 
  第四,两者使用的语体范围具有一致性。 
  man结构在古英语时期被广泛使用并且经常用来释义拉丁语教义中的被动句,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对拉丁教义的正式文字翻译中,使用被动句而不是man结构。这说明该结构多用于口语之中。而口语化也是现代英语里中动结构的特点,它多见于商业广告和产品说明,尽管被人们广泛使用,却在正式的教学类语法中没有一席之地。 
  基于以上的相似性(特别是第一点),本文拟出如下假说,作为典型的语用语序结构,man结构的语序随着语用功能的不同而丰富多样,因此随着旧的类型学框架的崩坏,man结构内部成员的命运也不同,一部分man结构的语义功能被当时已经存在的其他结构所代替,比如被动结构,而还有一些man结构则在新的类型学框架内演化成了其他结构,比如中动结构。因此,中动结构是在man结构基础之上通过话题的语法化逐渐演变而来的。 
  通过上文还可以看出,二者尽管有诸多相似性,但同时也有一个显著的区别,即man结构具有显性的任意性施事man,中动结构的任意性施事则不在句法层面体现。如果中动结构是从man结构演化而来的话,施事的何去何从是必须解释的。笔者认为,在man结构向着中动结构演化的过程中,随着话题论元的语法化,施事man也随之脱落了。这个假设基于如下理据 
  第一,在man结构里,任意施事man是主语,随着类型框架的改变,句首的话题论元通过一系列语法化的过程逐渐获取了主语的句法特点,演化成了主语,man失去了自己的句法地位,极有可能就随着语言的发展脱落了。按照Butler的观点,在新的语法框架取代旧的语法框架时,很可能为了保证新的语序产生出一些新成分,如it和there就是为了保证主语的存在而产生的形式主语,那么笔者认为,也完全有可能为了保证新的语序,从而消弭掉一些失去语法地位的成分。 
  第二,从认知的角度来看,施事man也有隐藏起来的理由。结构的意义是强调话题的类属性,这种类属性是客观存在的,并不因为施事的改变而改变,所以施事man是任指性的,正如本文开头分析的那样,为了强调主语的影响,施事需弱化,完全有理由隐含在认知框架内,而不在句法上显现。 
  另外,对于任意性论元来说,它的出现需一个核准的参数(比如情态词)以确保其合法,如果该任意性论元是显性的,那么相关的核准参数也应该是显性的,反之亦然。比如中动结构里面,任意性施事是隐性的,核准参数的情态成分也不能出现在句法层面,而是蕴含在句子语义中。Lekakou出,这种核准性其实是双边的,反过来也成立。如果某结构具有了隐性的情态性解读,那么就意味着该结构的任意性论元也应该是隐性的。而通过对前文供的man结构例句的观察可发现,man结构和中动结构一样都是内部蕴含情态性,即,尽管句法结构里面没有出现显性的情态参数,可是结构仍然可以做出情态性解读,但却同时存在一个显性的任意性施事——man,这本身就是这个结构的不和谐之处,可以说是和后来的语法趋势相悖的。故而,当一部分man结构演变成中动结构,任意性施事Wlan的脱落非常可能的。 
  还需及的是,Niada虽然注意到了二者的关联,但仅仅认为这是一种语言的补偿作用,即中动结构的出现补偿了man结构消失所造成的语义空白。其理由是第一,二者存在非常大的区别man结构的施事是在结构中显现出来的,而中动结构的施事是隐含的并没有句法体现出来,而且中动结构的动词受到了严格的限制,man结构则没有此种限制。第二,中动结构的主语和动词具有主谓一致关系,而man结构的句首话题和后面的动词并不存在这种制约关系。 
  笔者认为这两点理由均不成立。前文已经谈过了施事的隐现问题,这里谈一下动词的问题。 
  中动结构的动词确实有明确的选择限制,而man结构相对能产性更高一些,但是需注意的是,能够进入中动结构的动词基本都可以进入man结构,即中动结构接受的动词范围是man结构的子集。man结构由于语序丰富,它的内部成员的演化轨迹是不同的,仅仅一些受事位于句首充当话题的句子演化成了中动结构,因此能进入中动结构的动词比进入man结构的少是可以理解的,动词问题并不足以对二者的传承关系构成威胁。句首论元和动词的一致性问题恰恰能证明man结构经历了话题语法化的过程。 
  man结构是语用语序框架下的结构,话题位于句首且主语“另有其人”,句首的话题成分和动词没有一致关系。而中动结构是类型学转变的产物,符合语法语序框架下的SVO结构,句首成分同时充当话题和主语,当然和动词具有一致性关系。最重的是,中动结构的主语就是原来的话题经过一系列语法化过程逐步获取主语特征而变成的,其重特征之一就是和谓语动词具有一致性。所以,这种一致性的不统一恰巧可以证明笔者出的假说。 
  四、余论 
  本文在归纳中动结构产生的类型学动因的基础之上,大胆出了中动结构产生的类型学假说由一部分man结构演变而来。二者存在太多相似之处,让人无法放弃有关二者之间承继关系的猜想。但足,由于古英语语料不容易获得,对于其间演变的具体过程仍然不是十分清晰,该假说仍然需更多的例子来证明。 
  责任编辑何坤翁

  

骨水泥、钛网内固定治疗脊柱结核病例分析

   本文总结脊柱结核新的术式,即行脊柱结核病灶清除或减压术、骨水泥、钛网内固定植骨,后路钉棒内固定术。总结新术式治疗脊柱结核30例,术后效果优良。骨水泥具有一定的强度及较强的粘合性,辅以钛网内固定有较强的抗压性,术后可增强病椎的稳定性。病人可早期离床活动(术后一周即可离床活动),避免长期卧床带来的精神及身体负担。减少脊柱结核的复发,减少病椎后突畸形,减少病残率,提高疗效,提高脊柱结核的治愈率。
   新术式; 治疗; 脊柱结核
  [中图分类号] R5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5-0515(2011)-12-070-01
   目前我国结核病人估算有600多万人,其中骨关节结核占结核病的13%,脊柱结核占骨关节结核的75%,脊柱结核造成骨质破坏、椎体塌陷、肉芽组织形成,甚至发生病理性骨折等容易对脊髓形成压迫,对人体危害较大。由于其致残率高,对患者的生活质量影响大,治疗颇为棘手。在积极抗结核治疗基础上行外科手术是治疗脊柱结核的有效方法[1]。我院近2年来彩取病灶清除或减压术、骨水泥、钛网内固定植骨,后路钉棒内固定新的术式治疗脊柱结核30例,治疗情况报告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材料 本组脊柱结核30例中,男13例,女17例,年龄20-63岁,平均41岁,病程3个月-2年,平均6个月,胸椎18例,腰椎12例,多节段4例,不全瘫7例,其中胸椎结核6例,腰椎结核1例,合并脓肿21例,骨质破坏均严重。
  1.2 方法 本组均行4联(利福平、异烟肼、吡嗪酰胺、乙胺丁醇)规范化疗,术前用药至少2周。30例均行新的术式,即行病灶清除或减压术、骨水泥、钛网内固定植骨,后路钉棒内固定术。术后卧床一周,下地行走,系统抗结核治疗12-18个月。本组30例行病灶清除术,不全瘫7例均行减压术,骨洞后方露出脊髓硬膜20例,撑开病椎,尽量矫正病椎后突畸形,用利福平液冲洗,将充满骨水泥的钛网固定于骨洞内,并于骨水泥外侧植骨条,对于合并脓肿者放脓后行脓腔引流,同时行后路椎弓根钉棒系统内固定。
  1.3 结果 本组病人术后一周离床下地行走,3例不全瘫人2周后恢复下地行走,胸背及腰背部疼症状均消失。7例不全瘫病例术后均恢复正常,切口甲级愈合29例,乙级愈合1例,切口清创3次均愈合。本组病例无并发症、无复发,术后效果优良。
  2 讨论
  2.1 本术式的可行性及优点 樊仕才、朱地安报道[2],PMMA注入到病变椎体来增加椎体的抗压强度,主适应症是骨结核、骨血管瘤、骨髓瘤等。骨水泥有较强的硬度及粘合性,增强了椎体的稳定性。Bai等[3]用PMMA强化骨质疏松椎体后,椎体抗压强度由(527±43)N增至(1063±127)N,PMMA聚合后可以防止脊椎塌陷加重或产生新的塌陷,而且大多数患者术后第2天即可下床活动。脊柱结核病灶清除术后行骨水泥、钛网内固定,由于骨水泥有较强的人体相溶性,较强的硬度,抗压强度及粘合性。钛网有较强的抗压性。骨水泥、钛网快速在体内骨洞里形成坚强的骨水泥钛网复合体,如同钢筋水泥体,增强了病椎的稳定性。病人术后一周即可离床活动,避免长期卧床带来的精神及身体负担。术中可将后突畸形的椎体撑开,用骨水泥、钛网固定可尽量减少病椎后突畸形,并维持病椎不再向后突出,并可避免取出钉棒后椎体后突矫正的丢失。骨水泥、钛网占据了术后的骨洞,取代了术后所形成的骨洞血块(血块内含有结核菌,并且术后抗结核药不易到达血块内,此为结核病复发原因之一),减少了脊柱结核的复发。本术式简单易操作,组织损伤小,并发症少,病人术后一周即可离床活动,不必再卧床3个月以上,减轻了病人精神及经济负担。
  2.2 风险分析及预防 本术式预防骨水泥进入后方椎管内,挤压脊髓,骨水泥固化发热,灼伤脊髓。脊柱结核病灶清除术,后方可能露出脊髓硬膜,硬膜前放入凝胶海绵,防止骨水泥进入后方椎管内挤压脊髓。对病椎骨洞后方露出脊髓硬膜的病人,待骨水泥达到操纵相,呈面团状时,可用器械阻挡在保护脊髓的前提下植入骨水泥及钛网,可将钛网前方及侧方之空隙用骨水泥充满,不能将骨水泥充填到钛网的后方,可防止骨水泥渗透到椎管内压迫脊髓。骨水泥发热时,用生理盐水不断冲洗骨水泥,可防止骨水泥发热灼伤脊髓。骨水泥强化椎体后早期能有效地稳定脊柱,但其抗张强度仅为正常骨的25%[4],且在持续载荷情况下,随着时间延长,骨水泥的机械力学稳定性逐渐减弱,并可出现疲劳断裂[5]。樊仕才、朱青安报道[2]骨水泥携载重组人骨形态发生蛋白-2(rhBMP-2),rhBMP-2是一种能促进骨质形成的骨生长因子,其通过骨化作用在椎体内促进骨质生成,并植入骨条可促病灶早期形成骨性连接,病椎间早期形成骨桥,使病椎早期达到生物连接,骨性稳定。防止滑水泥长时间固定后松动。脊柱结核复发率约为8%,由于骨水泥占据了术后的骨洞,骨水泥负载抗结核药物可减少脊柱结核复发,一旦复发,必时再次行病灶清除术。
  3 创新点 1)病人可早期离床活动(术后一周即可离床活动)。2)减少病椎后突畸形,并维持椎体不再向后突出。3)减少脊柱结核的复发率及病残率。
  4 化疗与外科手术并重是提高治疗效果的关键 脊柱结核与肺结核的药物治疗一样,应遵循“早期、规律、全程、联合、适量”的原则。全程即在整个脊柱结核治疗全过程中不间断用药,手术前后均应不间断化疗。联合杀菌药与抑菌药的联合,可提高疗效,降低耐药的发生率,减少药物的不良反应发生率。术前化疗至少应保证在2周以上,这样才能基本上达到抑制或控制体内结核菌的活动,使骨病变趋于静止或相对稳定,使患者体质有所恢复,有利于手术治疗的实施和病变的治愈。
  5 脊柱结核内固定的选择 越来越多的临床资料表明,在活动性结核病灶内植骨或应用内固定物是安全可行的。但应当认识到,内固定虽然显著提高了重建手术后脊柱的稳定性,但同时牺牲了脊柱的节段运动功能,将不同程度地导致邻近节段的退变。因此,应当严格掌握适应证,不可盲目扩大内固定应用范围和固定节段。我们体会,脊柱结核治疗应用内固定的适应证为1)脊柱结核已造成严重的椎体破坏和塌陷,在病灶清除或切除后必须以植骨或骨水泥、钛网固定修复骨缺损和恢复椎体间高度者;2)病灶清除或切除后对脊柱稳定性有显著损害者;3)脊柱后突畸形需矫正者。而对于脊柱稳定性较好无明显后突畸形的脊柱结核,则无需采用内固定物重建脊柱稳定性。
  参考文献
  [1] 吴建跃.脊柱结核外科治疗新进展[J].贵州医药,2009,33(5)478-480.
  [2] 樊仕才,朱青安.脊柱骨质疏松椎体强化的研究进展[J].中华骨科杂志,2001,4254-255.
  [3] baib,jaxrawi lm,kummer fj,et al.The use of an injetable, biodegradable calcium phosphate bone substitule for the prophy latic augmentation of osteoporotic vertebrae and the management of vertebral compression fractures[J].spine,1999,241521-1526.
  [4] sahas ps.mechanical properties of bone cement[J].Biomed mater res,1984,18435-439.
  [5] looney ma.molecular and mechanical property changes during ageing of bone cement in vitro and in vivo[J].J Biomed res,1986,20555-561.

  

燃气锅炉供热经济性分析

  本文通过燃气锅炉供热的具体数据分析,进而得出集中供暖是现今首选供暖方式。
  关键词燃气锅炉、特点、初投资、运行、隐性成本
  燃气锅炉供热系统简单原理
  燃气锅炉供热系统,即燃气非集中供热(或者自治式热源供热),系统以天然气为燃料的锅炉作为供热热源,配套各相关设备组成锅炉房,以水系统为载体,相对市政供热自行组成整套供热系统的采暖方式。
  
  系统特点分析
  与市政供暖相比,有相对灵活、可控的优点。
  智能化程序控制通过室外温度传感器和供水温度传感器计算出热负荷,锅炉热负荷随着自然温度变化,进行启动模块锅炉台数达到增减热负荷需求,实现了无人操作,按需分配热量。
  噪音低不需燃烧器,采用排管式燃烧方式,利用空气的负压燃烧,锅炉声音低于45分贝。
  可以实现分户计费每个单元用户利用室内的温控器来调节室内的温度,使采暖的流量和温差的变化来记录每个用户的热耗量
  初投资分析
  供暖末端相同,设备提供热负荷相同的情况下,理论对比(以济南某20万㎡为例)
  市政热网初投资市政配套费78元/㎡ 板式热交换器(换热站)
  北块总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78元/㎡=1560万元;
  燃气锅炉(锅炉房)初投资换热站的投资约为锅炉房的85%,
  燃气锅炉投资按照150元/㎡计算×20万平方米×15%=450万元,采用燃气锅炉供暖比市政供暖节约初投资约1110万元。
  燃气锅炉实例运行分析
   结合某小区的实际燃气锅炉运行情况,数据分析燃气锅炉的经济性。
   济南某小区项目建筑面积约22万㎡,楼座维护结构一般,未接入市政集中供暖系统。目前小区主采用的采暖方式为B区1—8#楼部分采用模块组合式锅炉系统供暖的方式,具体是采用了“两部收费、分户计量、托管供热”的供暖模式。
   具体情况
  实际最大采暖面积约8万㎡,实际供热面积约2.5万㎡。
  锅炉参数一组燃气锅炉理论制热量为279KW,共配置20组,实际运行8组,即理论供热总量为2232KW。
  运行情况简述(一个采暖季一平方约9m

  

花生新品种比较试验研究初报

较试验的综合评价,从中筛选出高产、优质、高抗新品种有仲恺花12、湛油11、汕油辐1号、仲恺花99等,并对4个花生新品种出了利用建议。 
  关键词花生;新品种;试验;初报 
  中图分类号S565.2 文献标识码A 
  花生是东源县主的油料作物,常年种植面积达6667万hm2左右。近年来,随着种植业结构的调整,花生种植面积不断扩大,由于在生产上习惯连作、品种退化及病虫害等原因的影响,致使花生品种混杂、抗性、品质下降,导致单产低的现象,从而制约了花生产业化的良性发展;引进适宜在本县推广耐旱、抗病、高产的花生优良新品种是当前解决的重问题。为此,212年春由东源县农业局种植股牵头组织引种,并由东源县骆湖农业技术推广站主持及相关农业部门协助共同完成花生新品种比较试验项目,通过比较试验,从中筛选出高产、优质、高抗的花生优良新品种在本县大面积推广种植。现将试验总结如下 
  1 试验材料与方法 
  1.1 参试品种 
  参加试验花生新品种共8个,分别为仲恺花12、航花3号、仲恺花99号、粤油39、粤油171、汕油辐1号、湛油11和对照种汕油523。 
  1.2 试验地点 
  试验地点设在东源县骆湖镇上欧村,选择前茬种植水稻,土壤疏松,肥力中等,地力均匀,排灌方便、交通便利的田块进行。 
  1.3 试验设计 
  本次试验严格按照《广东省农作物品种试验方法》进行。试验采用随机区组排列,3次重复,小区面积13m2,种植规格为2cm×23cm,双粒仁点播,四周设置保护行。 
  1.4 栽培管理 
  播种时间为3月12日,播种后第2d用丁草胺除草剂喷施;栽培管理技术按照当地较水平进行,试验期间防虫不防病,并做好鸟、鼠的防治。在生育期间的主农艺性状进行详细的田间调查记载,适收期时各个品种取样1株进行室内考种,收获后晒干验收并称取小区产量平均折合亩产量,对各个小区的产量进行方差分析,主农艺性状见(表2)。 
  2 试验结果与分析 
  2.1 生育期 
  各个品种全生育期在125~128d之间,对照种汕油523全生育期为125d,仲恺花99、航花3号全生育期与对照种相当;湛油11、汕油辐1号全生育期为126d;仲恺花12全生育期为127d,粤油39和粤油171全生育期为128d,均比对照种迟熟1~3d。 
  2.2 产量 
  各个品种平均667m2产量在196.5~265.kg之间。对照种汕油523平均667m2产量为218.5kg,名列第7位。仲恺花12、湛油11、汕油辐1号、仲恺花99平均667m2产量分别为265.kg、25.kg、248.5kg、247.5kg,名列第166~4位,比对照种增产在13.3%~21.3%之间,增产极显著;粤油39、航花3号平均667m2产量分别为235.kg和224.kg,名列第5~6位,比对照种增产分别为7.6%和2.5%,增产显著和不显著;粤油171平均667m2产量为196.5kg,比对照种减产1.1%,减产极显著。 
  2.3 抗性 
  2.3.1 抗病性 
  经田间自然发病调查记载,叶斑病仲恺花99、粤油11、汕油辐1号和航花3号为中抗;粤油39为感外;其它品种为抗。锈病汕油辐1号和粤油39为感,仲恺花12为抗,其余品种为中抗。青枯病全部品种均为高抗。 
  2.3.2 抗倒性 
  参试品种在整过生育期间未见有倒伏现象,其抗倒性均为强。 
  3 品种评述 
  3.1 仲恺花12 
  由仲恺农业工程学院选育。平均667m2产量为265.kg,名列第1位,比对照种汕油523增产21.3%,增产极显著。全生育期127d,主茎高49.5cm,侧枝长55.4cm,主茎叶数16.5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7.7片,总分枝数7.6条,结荚枝数6.1条,单株总果数19.8个,饱果率68.9%,双果率86.8%,百果重27.2g,.5kg产果数285.个,出仁率65.2%。该品种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丰产性能好;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为强,叶斑病、锈病为抗,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复试并扩大生产示范试验。 
  3.2 湛油11 
  由湛江市农科所选育。平均667m2产量为25.g,名列第2位,比对照种增产14.4%,增产极显著。全生育期126d,主茎高58.2cm,侧枝长6.3cm,主茎叶数17.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6.4片,总分枝数7.3条,结荚枝数5.5条,单株总果数18.5个,饱果率76.9%,双果率78.4%,百果重153.1g,.5kg产果数427.个,出仁率67.1%。该品种长势强,叶色浓绿,叶片大小中等,丰产性突出;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叶斑病、锈病为中抗,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复试并扩大生产示范试验。 
  3.3 汕油辐1号 
  由汕头市农科所选育。平均667m2产量248.5kg,名列第3位,比对照种增产13.7%,增产极显著。全生育期126d,主茎高52.5cm,侧枝长53.2cm,主茎叶数17.1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6.2片,总分枝数9.1条,结荚枝数7.5条,单株总果数22.9个,饱果率74.2%,双果率8.3%,百果重148.2g,.5kg果数426.个,出仁率69.3%。该品种长势强,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经田间种植表现为抗倒性强,叶斑病为中抗,锈病为感,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复试并扩大生产示范试验。 
  3.4 仲恺花99 
  由仲恺农业工程学院选育。平均667m2产量247.5kg,名列第4位,比对照种增产13.3%,增产极显著。全生育期125d,主茎高57.2cm,侧枝长59.6cm,主茎叶数18.8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8.片,总分枝数7.8条,结荚枝数4.7条,单株总果数2.7个,饱果率66.4%,双果率76.%,百果重189.4g,.5kg果数336.个,出仁率65.3%。该品种全期长势强,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强,叶斑病和锈病为中抗,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复试并扩大生产示范试验。
  3.5 粤油39 
  由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选育。平均亩产量235.kg,名列第5位,比对照种增产7.6%,增产显著。全生育期128d,主茎高44.6cm,侧枝长5.4cm,主茎叶数17.8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7.8片,总分枝数8.5条,结荚枝数5.2条,单株总果数21.8个,饱果率6.8%,双果率88.4%,百果重176.4g,.5kg果数345.个,出仁率65.4%。该品种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强;因叶斑病和锈病为感,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终止试验。 
  3.6 航花3号 
  由广东省农业科学院作物研究所选育。平均667m2产量224.kg,名列第6位,比对照种增产2.5%,增产不显著。全生育期125d,主茎高46.7cm,侧枝长5.cm,主茎叶数18.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8.1片,总分枝数8.4条,结荚枝数6.7条,单株总果数21.3个,饱果率65.7%,双果率84.7%,百果重185.6g,.5kg果数33.个,出仁率65.7%。该品种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强;叶斑病、锈病为中抗,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终止试验。 
  3.7 粤油171 
  由广东省农业科学研究院作物研究所选育。平均667m2产量196.5kg,名列第8位,比对照种减产1.1%,减产极显著。全生育期128d,主茎高53.1cm,侧枝长5.3cm,主茎叶数17.6片,收获时主茎青叶数6.8片,总分枝数7.5条,结荚枝数6.1条,单株总果数15.8个,饱果率77.1%,双果率74.2%,百果重184.9g,.5kg果数358.3个,出仁率69.6%。该品种叶色绿,叶片大小中等,经田间种植表现抗倒性强;叶斑病、锈病分别为抗和中抗,青枯病鉴定为高抗,建议终止试验。 
  参考文献 
  1 魏榕,施恭月,春花生新品种引进生产试验J;福建农业科技;21(4) 
  2 陆佩兰,春花生新品种比较试验及利用意见J;福建农业科技;25(4) 
  作者简介杨春桃(1975-),女,助理农艺师,主从事农作物新品种、新技术引进及推广;罗伟景(1981-),男,助理农艺师,主从事农业新品种、新技术引进研究与推广。

  

路桥工程施工监理之我见

  本文主对路桥工程施工准备阶段和施工过程中监理工程师应做好的工作谈谈自己的观点,以供同仁参考。
  关键词路桥工程施工监理
  
  一、引 言
   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路桥建设事业取得了举世瞩成就。而路桥建设工程是一个高投入、周期长、涉及面广、环节多、程序性很强的产品实现过程, 如何在国家有限的人力、物力和建设资金的投入下,合理控制好路桥工程进度和质量,成为了路桥工程建设各方所共同关注的问题。实施工程监理是保证道路桥梁工程项目投资、进度、质量、安全、环保目标实现的基础性工作,也是避免发生重大安全质量事故的重环节,因此做好公路与桥梁工程的监理工作显得尤为重。本文主对路桥工程施工准备阶段和施工过程中监理工程师应做好的工作谈谈自己的观点,以供同仁参考。
  
  二、路桥施工准备阶段的监理求
  (1)熟悉合同文件。有效地进行项质量监控、进度监控和费用监控,发挥合同管理的作用,合理地解决合同执行过程中的纠纷,监理工程师应事先组织全体监理人员学习并熟悉合同文件。在合同实施前应全面掌握现场占用和借用土地及通往现场的道路解决情况,并根据计划开工的阶段求业主及时提供情况,按照业主所能提供的现场用地及通道情况调整施工顺序。
  (2)根据设计图纸的补充、复核定线数据。事先对设计图进行检查、复核、补充、更正有助于监理工作顺利开展,减少施工中不必的返工、产生缺陷而引起的索赔事件的发生。对施工现场可能出现的泥石流、滑坡、流砂等难以预料的情况,必时监理工程师可以先到现场调查,尽量减少可能造成的损害。
  (3)制定监理程序、记录和表格。对监理制度已健全的部门和地区,应事先向业主索取监理用到的各种记录表和报表,否则需自行准备。这种记录报表均应事先准备齐全,并具备针对性,以保证开工后各环节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监理工程师在对工程质量进行严格监控时,就按照工程施工的工艺程序制定出一套相应科学的监理程序,对不同结构的施工工序制定出相应的检测验收方法,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对质量的严格控制的。
  (4)调查导致延误和索赔的各种因素。在施工前,了解现场的环境、人为障碍等情况,对预防索赔尤为重。当监理工程师掌握了这些情况后,就可以合理地作出安排,防止索赔费用的增加和工期的延误。
  (5)掌握新技术、新材料的工艺和标准。对于监理工程师或者他的助手们来说, 尽管有一定的甚至较为丰富的专业知识和实际经验,然而并不一定对应用于本项一些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完全了解。如果监理工程师和他的助手们认为这些新材料、新技术对他们来说是新的东西,就有必进行深入的理论了解,甚至还需参观诸如此类的新的搅拌站、施工的工作现场。
  (6)第一次现场会议的准备。为了使承包商在开始阶段及时与监理工程师和他的助手们建立良好的合作关系,使承包商了解监理工程师的监督和管理方面的程序和意见,了解在合同执行中监理工程师和他的助手们履行的职责、权限范围等,开工前应该着手筹备第一次现场会议的程序和具体内容。
  
  三、路桥施工过程中的监理求与质量问题处理
  (1)提供图纸。合同签订后应由监理工程师向承包商提供图纸和技术规范的复印件。当监理工程师收到上述图纸后,应在合同规定的时间内给予批准或提出修改求,承包商则应按监理工程师提供的求进行修改,修改后重新提交给监理工程师复核批准。
  (2)审批承包商的工程进度计划。根据FIDIC通用条件14条的规定,承包商在接到开工通知书日之后,在合同条件第二部分规定的时间内应向监理工程师提交一份其格式和细节符合监理工程师规定的工程进度计划,如监理工程师提出求,承包商还应以书面的形式提交一份有关施工安排和施工方案的总说明书。
  (3)审查承包商的自检系统。承包商自检系统对保证工程质量起着重的作用,因此求承包商的自检人员应具备良好的技术水平和职业道德。除了自检人员外,自检系统还包括承包商的试验设备,开工前,监理工程师应审查承包人员现场试验室设备的类型、规格是否符合合同文件中有关试验标准的强制规定,并求承包人对一些设备进行核定,已具备检测效果的有效性。
  (4)检查承包人的放样和进场材料。监理工程师在合同签订后,在规定时间内应向承包人以书面形式提供原始基准点、基准线和基准高。在现场监管中,对承包人提供的材料进行严格的审查,求其出示出厂合格证书,对材料供应厂家的生产工艺、设备作跟踪监理,同时对承包人的材料进行抽样检查,确保路桥施工中原材料的安全和合格。
  (5)抓好施工进度控制。工程进度的快慢直接关系到工程建设项目能否按期竣工和投入使用问题。同时,项目监理部全体人员也积极协助,为施工单位创造有利条件;从而确保施工工序连续有序进行,确保施工进度按计划完成。
  (6)做好项目投资控制。项目监理部严格按照施工承包合同、施工组织设计、实际施工进度和工程质量,对所监理的各项目工程进行工程款支付控制。对现场发生的工程变更、经济签证,坚持实事求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及时组织相关各方进行探讨、协商,并及时进行如实签认。
  (7)搞好施工合同管理。现场监理过程中,项目监理部根据施工合同的约定对工程工期、质量进行监督、管理;认真检查施工合同的履行情况,实现科学管理。并按合同的规定,在工程达到竣工验收条件时,组织各相关单位进行竣工初验,同时提出验收意见,并形成工程初验报告。
  (8)施工过程中的质量问题处理。在路桥工程施工过程中,施工质量问题经常发生,在处理质量问题前,应及时对问题的性质进行科学分析,做出判断,及时采取补救措施。①注意综合治理,既防止原有事故的处理引发新的事故发生,又注意处理方法的综合应用,如结构承载力不足时,则可采取结构补强、卸荷、增设支撑、改变结构方案等方法的综合应用。②重视分析消除事故的原因。这不仅是一种处理方向,也是防止事故重演的重措施,如由路基浸水沉降引起的质量问题,则应消除水浸入原因,制定排水清淤措施,尽快达到固化稳定。③正确选择处理时间和方法,发现问题后一般均应及时分析处理,但并非所有质量问题的处理都是越早越好。处理方法的选择应根据质量问题的特点,综合考虑安全可靠、技术可行、经济合理、施工方便等因素,经综合分析比较择优选定。④正确确定处理范围,除了直接处理事故发生的部位外,还应检查事故对相邻区域及整个结构的影响,以正确确定处理范围。⑤确保事故处理期的安全。事故现场不安全的因素较多,应事先采取可靠的安全技术措施和防护措施,并严格检查执行。⑥加强事故处理的检查验收工作。⑦认真复查事故的实际情况。在事故处理中若发现事故情况与调查报告中所述内容差异较大时,应停止施工。待查清问题的实质,采取相应的措施后再继续施工。
  
  四、结 语
  总之,在施工准备阶段和施工过程中明确监理工程师的职责和范围,严格根据合同进行文明、安全、优质的施工,并制定好质量问题处理的各项防御和及时应变措施,这样才能保证全面质量管理工作在路桥建设中能持续、健康地发展。
  
  参考文献
  [1]王春艳.浅谈公路工程施工监理的质量控制[J].中国科技信息,2005,(6).
  [2]谢家全.高速公路工程监理的实践探索与建议.江苏省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
  

  

读《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的思考

   “剪辫案”又称“叫魂案”,是发生在乾隆年间的一场关于“妖术”的案子。美国汉学家孔飞力教授以此案为契机,揭开了清王朝隐藏于“盛世太平”之下的危机、恐慌及歇斯底里。孔飞力教授从历史学,法律学,心理学,宗教学,社会学等多角度对这一案件深入剖析。本文试从学术成就、写作特点、和其所揭示的历史意蕴与现实启迪三个方面来诠释“叫魂之灾”背后所隐藏的法理与情理,深入领悟这一场声势浩大的“剪辫案”的事件缘起、历史渊源以及民族宿命。
  关键词 孔飞力 叫魂者 剪辫案
  作者简介赵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
  中图分类号D92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592(2011)12-175-02
  
  三联书店1999年出版的西方著名汉学家孔飞力教授所著《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一书,一直被我国法律史学界奉为经典而倍受推崇。笔者2004年第一次见此书,当时仅做一则离奇旧案翻过。数年后重读,方觉该书内涵之厚重,堪称一部融社会学、人类学、民俗学、宗教学和政治学等学科为一体的佳作。限于篇幅与水平,本文仅就该书的学术成就、写作特点、和其所揭示的历史意蕴与现实启迪予以探析。
  一、非常之著
  1984年美国学者孔飞力在北京第一历史档案馆的故纸堆里,偶然发现了这段被“康乾盛世”辉煌所遮掩的史事,并据此写出《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一书。该书于一九九〇年出版的当年,便获美国亚洲研究学会最高学术奖之一的“李文森奖”。孔飞力教授用一种诱人且发人深省的细节描述方式,逐步揭开了隐藏于“盛世太平”表象之下的危机、恐慌以及歇斯底里。正如孔飞力在其中文版序言中所言,此书是在借“乾隆盛世”的叫魂之灾讨论“专制权力如何凌驾于法律之上而不是受到法律的限制,和官僚机制如何试图通过操纵通讯体系来控制最高统治者;最高统治者如何试图摆脱这种控制。”
  有人把此书定位于“是那种易于读,悦于读的史学文本”,亦有人认为“该书以其独特的历史选材和分析视角,为历史研究或者政治史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新的范例”。该书译者之一刘昶博士指出“按照作者的分析,叫魂故事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传统中国政治和中国社会的一些基本问题。”台湾林富士先生则认为“从书名来看似乎是一本宗教史或社会文化史的著作。而从作者所使用的基本史料来看,由于大量的运用清代官方的刑事档案、官僚体系中的文书往来、法律条文和皇帝的硃批,因此,似乎也可以算是一本法制史的著作。”不论从哪个观点来评价此书,有一点是无可非议的,那就是对其学术成就的一致认可和推崇。在笔者看来,该书写作手法独特,史料丰富,以小事件见大历史,由研究一起案件进而展示出案发当时清帝国的各个方面人口、经济、生态 、与军事 ;市井生活、法律样态、与王权政治。
  书中,孔飞力教授游刃有余地剖析出剪辫案中乾隆的复杂心态,即对于江南“既恐惧又不信任,既赞叹不已又满怀妒忌”的心理和意欲“建立对于江南踞傲不逊的上层学界的政治控制” 的决心,以及他“敏感而脆弱的神经”对于任何挑战清帝国统治的杯弓蛇影的反应。孔飞力以1768年几个发生在江浙的剪辫案为端由为切入点,详细描述一股源自民间的恐惧是如何由下至上,由江南蔓延全国的。他不仅从多学科的视角来诠释社会事件、法律制度、王权意识,还透过其历史渊源、思维逻辑、产生与发展等原因,来探究王权、国家、法制、与社会百姓之间关系的大问题,在发掘历史意蕴的同时昭示多舛未来。读者通过跟随作者梳理该案错综复杂的表象和联系,领悟与之相关联的社会结构,从而全局性地把握剪辫案的真实面孔 ,并由此感悟诸多的启迪与警示。
  二、非常之罪
  该书中有这样一段话“这里使用的‘蛊毒’和‘厌魅’两词直接来自大清律例,是官方在接获有关妖术行为的报告时极平常的公开反应。为什么官方不干脆对象下的流氓恶棍来一个清扫,然后在公开对他们起诉定罪呢?其原因就在于担心会引起恐慌。于是,谨慎小心在这里压倒了司法正义。” 不仅如此,在最初六个月中对涉案人员实行的秘密追捕与这一时期大量的朱批奏折等一系列反应都显示了乾隆超乎寻常的审慎。其原因何在?
  另一方面,剪辫行径不见于《大清律例》任何条款——即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虽然在民间,剪辫行径侵扰了传统的男性尊严,是一种十分严重恶劣的对于他人家族的侵害行为,但仍被归属于道德范畴,不为国家成文法所调整。那么,缘何使得对这一案件的处理突破了道德的范畴被纳入严重的刑事犯罪?
  欲寻求答案,须从剪辫背后的种族意象入手审视本案。剪辫案中的剪人发辫的行径,具有着双重意义及影响一方面乃违律之旁门左道,泛滥将危及民众社会的安定;另一方面又触及大清削发令,潜在威胁到满清统治的合法与稳定。此双重意义及影响的合力,不断刺激着乾隆脆弱的神经。乾隆所投入之非常关注,所启用之非常程序,皆源于这是一桩非常之罪。
  由于《大清律例》的律文之中并不存在能够直接适用的“叫魂罪”,故对于“妖术行径”的定罪量刑只能采用类比推理的原则。孔氏将涉及妖术内容的律文归纳如下
  “十恶之下——不道
  礼律之下——祭祀和仪制
  刑律之下——盗贼和谋反”
  虽然剪发行径未在成文法典之内,但其背后所隐匿的满人对于汉人的警惕与恐惧,使之在定罪量刑之时被升格为在刑律之下对于大清帝国的犯罪“谋反” (刑律之下的对于“谋反”,是对名例律中十恶之下的“谋反” 的延伸补充。)虽然妖术行径的实施者与受害者都是普通百姓,但乾隆却视其为引发全社会歇斯底里进而危及满清帝国的犯罪。可见,从案件伊始,身兼“首席原告” 与首席审判者的乾隆就牵引着了公众的视线。
  顾炎武在《日知录》中曾对“亡国”与“亡天下” 进行了区分。依顾氏之分类本案中,“亡国”之罪是针对于国家的“谋反”;而“亡天下”之罪是挑战社会基本道义与基本禁忌的“不道”。前者对应的是“种族意象”带来的政权危机,而后者则是需安抚的公众恐慌。“从事件开始时,他(乾隆)极力回避提及大清削发令的政治意义,而单纯的将矛头指向集中指向妖术问题” ——作为以异族身份入主中原的满清国君,乾隆更加敏感的是对其统治权的挑战。所以,乾隆心底对剪发行径的定位,是妖人奸党的象征性反对满清王朝的行为,割人发辫不仅仅涉及妖术,更是谋反,他亲自挂帅举国清剿的原因和意义就在于此。孔氏认为“乾隆的身份是双重的他既以中国的礼仪方式担当着一个大一统帝国的君主,同时又是一个少数民族征服者的集团首领”。而从乾隆仅仅将对妖术案件的抨击与指控,指向“亡天下”之罪,“不道”之举,斥之为“惑众”,却避而不谈“谋反”,可见其用心之良苦。
  实际上,“剪辫”这“非常之罪”,既非亡国又非亡天下。正如刘昶博士所言“折腾到年底,在付出了许多无辜的性命和丢掉了许多乌纱帽後,案情真相终於大白,所谓的叫魂恐惧只是一场庸人自扰的丑恶闹剧没有一个妖人被抓获(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子虚乌有),没有一件妖案能坐实,有的只是自扰扰人,造谣诬陷,屈打成招。”
  四、中华之魂
  这一场发生二百多年前的叫魂之灾,让人联想到的不仅仅是700年前轰动朝野的政党之争“阿云之狱”,更是200多年后发生的那场文化浩劫 。尽管相隔200余年,二者所具有相似性却令人震惊,而后者涉及的人数更多,冤案更甚,持续更长。孔氏指出,与剃发令相对应的中山装“明白无误地提醒人们被征服者必须以遵从征服者的风格来表明自己的服从” 。“奸刁之徒利用民间恐惧逞其私欲”,刘昶博士评述道“造成这种全社会歇斯底里的社会历史根源似乎仍旧深植於中国社会的土壤。”那么,这个所谓的“深植於中国社会的土壤”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在《华盖集续编·学界的三魂》一文中,鲁迅先生将国魂一分为二一是“官魂”,一是“民魂” 。二者孰轻孰重?先生以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唯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他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是故,中华之魂的核心在于“民魂”。于此,我们不能不正视那个使历史悲剧一再重演的“深植於中国社会的土壤”的根源,那就是民魂的丧失!
  当民众的魂被唤走了 ,其自知自觉的意识也就消失了,而这一状况,最为“官魂”所“青睐”——因为这样的民众是最易控制和管理的。在本案中,乾隆和他帝国的仆人们就是这样轻易地牵引了民众对于妖术案件的视线方向。
  魂者,心识,有灵用而无形者,归於天;没有魂的后果,是以不同的形式不断重复过去凄凉的故事,其未来是永无止境的惨状轮回。我们不是神,不可以预言未来,但“构成未来的种种条件就存在于我们周围……我们自己当代文化的许多方面,大搞也可以被称之为预示性的惊颤,正战战兢兢地为我们所创造的那个社会提供目前还难以解读的信息”
  此时此刻,不禁又联想到鲁迅先生在《华盖集·忽然想到·四》中幽幽地一句“仿佛时间的流驶,独与我们中国无关。”愿先生上世纪的感叹不再重现!
  
  注释
  ①人口的不断增长、生态的不断灾难以及经济的不平衡发展,造成了社会中“向外部与下层的人口流动”,从而形成了被官方视为不安因素、被普通百姓视为恐慌根源的乞丐游僧。[美]孔飞力著.陈兼,刘昶译.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上海三联文书店出版.1999年版.第50页-第60页.
  ②孔飞力教授指出乾隆对异端的两次最严厉清剿都发生在清军事行动受挫而不满的历史点,“这大概并不是偶然的。……当1768年的危机发生时,征伐缅甸之役正毫无指望地被困在瘴疠肆虐的热带丛林中。……当清军陷于困境时,难道乾隆不会将震怒和沮丧发泄到国内事务中来吗?”;[美]孔飞力著.陈兼,刘昶译.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上海三联文书店出版.1999年版.第295页.
  ③⑤⑧ 《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第94页,第124页,第299页,第123页,第77页,第3页.
  ④笔者认为,以剪去他人发辫来实施对他人诅咒的行径,并非只存在乾隆一朝。1768年叫魂危机的产生,只是发生在这一年的剪辫行径与其他历史事件恰好的巧合作用罢了。
  ⑥《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第117页.《大清律例》中,在‘谋反’与‘谋叛’后有这么一条,‘凡造谶纬妖术妖言及传用惑众者,皆斩监候’。制定于1740年的一项条款又将处罚大大提高为‘斩立决’,这就同对于谋反的处罚一样了。”从上面的比较,我们可以窥见到同样的行为在刑律之下的惩处,比在礼律之下的惩处更为严厉。
  ⑦《大清律例·名例录上之一》.一曰谋反‘谓谋危社稷’.
  ⑨只是之后案件走向,逐渐脱离其预计与掌控——最主缘由之一即是颟顸冗杂、毫无效率官僚机器。关于这一点,我们将会在本文的第三部分谈及。
  ⑩顾炎武《日知录》卷一三“正始”条云“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亡天下奚辨?曰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
   之所以说“更令人联想到……”,原因在于毕竟,阿云之狱的中直接的受害者仅阿云一人。笔者并非也无意将一个人的生命重量与一群人、一代人的生命重量相比较,只是在陈述这样一个事实。
   先生使用的是“匪魂”一词,在原文中,“匪魂”与“民魂”是相通用的。见《华盖集续编·学界的三魂》.
   通过本文第二、三部分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一场全国性的歇斯底里之中官吏们惶恐的是被打破了的自我保护性常规,乾隆帝惶恐的是被危及到的统治合法性基础(二者的恐慌,都是由妖术行径与他们所担忧的其他事件混合交织而带来的。单是各地的这几件“徒有虚名”的妖术行径,远不足以使他们陷入这么大的恐慌);真正陷入由妖术行径本身引发的恐慌的只有普通民众,他们胆小、盲目、迷信,在这场叫魂案中,他们的“魂”似乎是真的被唤出了体内,不见了。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